20131029014906509德国足坛近年来涌现出大批天赋出众的中场球员,与其说他们是日耳曼球员,不如说他们更像巴西人。厄齐尔就是这些年轻人中的一个,但他并不是在自己的幼年就被球探发掘,也没有优越的青训条件。相反,他是在自己从小长大的盖尔森基兴一处经适房600码外的一个小型公众的球场上,在那硬得和石头一样的场地上学会了足球。

当地的孩子们形容那片球场为“猴子笼”,但是厄齐尔说,“它让我变得更好,尤其是我还曾经和自己的哥哥还有他的朋友们一起踢球,他们比我大五岁,高出一个头,身体也更壮。但我学会了如何压倒他们,也是这个时候,他们告诉我,‘你将来会出人头地的。’但我那时并没有往这方面想,我只是想享受足球,成为像我最喜欢的齐达内那样的球员。”

采访厄齐尔的时候,很多笑声充斥着房间。其中的一个声音来自穆特鲁·厄齐尔,也就是他说的那个哥哥,他现在已经是梅苏特·厄齐尔的经纪人了。正如很多球迷已经猜到的,他职业生涯中效力的第一支大球会是沙尔克04。这是他家乡的球队,他从小就是这支球队的忠实粉丝。“我一直支持沙尔克,直到现在也是,其他球队并没有吸引到我。”但这种兴趣很晚才得到回报,厄齐尔直到17岁才被对方吸纳。当时挖掘他的是沙尔克青年队的教练诺贝特·艾尔格特,这名教练说他是在一项学校锦标赛的4人制比赛中注意到厄齐尔的,“他总是昂着头,并可以在巨大的压力下传出好球,那时就是这样了。”不过他也说,厄齐尔发展得比较慢,尤其是身体上。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很多人曾经质疑过他在生理和意志上是否足以挑战最高级别的足球比赛。但即使在他刚加盟沙尔克的时候,已经有迹象显示出他虽然瘦弱,但并不是那种脆弱的球员。

厄齐尔不到7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就已经给他在盖尔森基兴俱乐部报了名,他的哥哥也曾在那里踢过球。“他非常瘦小,而且几乎不说话。”他的第一个教练回忆道,“但他从来不会逃避挑战。”直到加盟沙尔克青年队之前,他在三家当地的小球会踢过,甚至还加入过沙尔克的死敌罗特-维斯·艾森,这其中的意义就像你在海布里成长,却签了热刺[微博]。“当你是个青少年的时候,你只想在这项运动中获得享受。”厄齐尔解释,“我在艾森感到很舒服,因为我的朋友们都在那里。但与此同时,我又一直都有野心,我想再进一步,踢最高级别的足球比赛。所以我将一直感谢诺贝尔[微博],因为他把我带到了沙尔克,帮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球员。在艾森的时候,我们经常和更小的球会比赛,但是在沙尔克,我们经常会遇到一些像科隆和门兴格拉巴赫这样的强大对手,这给了我证明自己的机会。”不过厄齐尔当时在艾森的一个习惯却被一直保留了下来,那就是他总把自己的球袜拉到膝盖以上很高的地方。这是受了蒂耶里·亨利的影响吗?“不是,我不记得曾经看到谁这么做过。当时我们球队里有不少球员都这么穿袜子,这是一个自发的行为。”

热情的马德里 含蓄的伦敦

那时的厄齐尔也许还没有料到,在数年后,他的另一次转会举动会给外界带来更大的震撼。从沙尔克去不来梅,惊动的只是德国足坛。而从皇马[微博]到阿森纳[微博][微博],整个世界足坛都震惊了。

他不愿意透露自己离开皇马的原因,他更愿意谈谈自己为什么要加盟阿森纳。“我选择阿森纳,并不是因为这支球队里还有别的德国球员。”厄齐尔说,“而是因为主帅说服了我,作为一名球员,你需要主帅和俱乐部的信任。而我从阿森纳那里感受到了这一点,这是我作出决定的原因。”这番话也许也可以解释他离开皇马的动机,厄齐尔并不愿意呆在自己不被真正需要的地方,当初离开沙尔克也是同样的原因。皇马主帅安切洛蒂在接受《队报》采访时暗示,厄齐尔的离开意味着他缺乏竞争的勇气。而这名球员只是耸了耸肩,“我从来没感受到竞争的压力,因为我只是纯粹地享受着自己所做的事情。”他说,“我只是想在球场上找到乐趣,以及成功。现在阿森纳的排名很高,我们都感到很高兴。我们的赛季起步很好,也赢下了一些重要的比赛,但我们必须脚踏实地。”

我在世界上最强的三大联赛里踢过球,德国、西班牙和英格兰[微博]。对我来说,英超[微博]是最好的,因为这里更有竞争力,每支球队都有能力战胜另一支。但他不愿意对比温格和自己在皇马时的主帅穆里尼奥,“我不想比较这两个人,但我为自己在他们两人手下踢球而感到自豪。当然,每个教练都有自己的哲学和执教风格。在皇马,我们踢的是非常吸引人的足球,在阿森纳也一样。每个人都可以看到,我们是一支技术型的球队。”

当阿森纳签下厄齐尔的时候,很多人不理解温格为什么要在这个位置上再买人,因为他们已经有了卡索拉和罗西基。“教练希望我们移动得更多,并经常交换位置。”厄齐尔解释说,“有时候我会移动到侧翼,卡索拉到中间,有时候是罗西基。这让对手更难阻挡我们。我对于自己的位置很满意,因为我在那里有充分的自由。但你在球场上必须做出临时性的决定,当你注意到空当的时候,你就要移到左边或者右边。作为一名球员,你必须找到空间,这就是我有时候会出现在两侧的原因。在德国队我也是这样踢的。这也是我们如此成功并能攻入这么多进球的原因之一,因为我们交换位置。”

厄齐尔不仅在英超球场上适应得很快,在球场下,他也已经融入了伦敦这座城市。“伦敦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在这里生活有很多乐趣。”他说,“每一天,你都能发现很多新鲜的事情。这里的餐厅非常、非常棒,食物都很赞。而且尤其让我高兴的是,在这里我可以有自己的私人生活。在马德里,不管你去到哪里都有人追着你,纠缠你。在伦敦人们就含蓄很多,当然他们还是会问你要签名,或者要和你合影,但都很低调,就和在德国一样。”这或许也可以用来形容厄齐尔,他就是既含蓄又低调,但别让他的表象迷惑你们,他从来不缺乏自信和勇气,他经历过风风雨雨,但从来没有被击倒。

最大挑战:德国还是土耳其?

如果你认为加盟皇马或者转会到英超是厄齐尔的职业生涯中最大的挑战,你就错了。他迄今最大的挑战,是在选择代表德国队还是土耳其队的问题上。因为在日常生活中,你可以既是德国人又是土耳其人,但在足球中,你必须做出一个选择。

厄齐尔是土耳其裔德国人口中所说的“第三代”,他的祖父母在上世纪70年代早期通过劳工移民来到德国,他的父亲生在土耳其,但几乎在德国度过了一生。厄齐尔和他的兄弟穆特鲁还有两个姐姐生在德国。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是德国公民。根据德国的国籍法,像厄齐尔这样的家庭仍然被认为是土耳其人。出于一种强烈的民族自豪感,很多土耳其裔的德国球员很难在同时受到德国和土耳其国家队召唤时放弃他们父母和祖辈的国籍,尽管出于足球的考虑,他们也许更渴望穿上德国国家队的球衣。直到1999年,一个名叫穆斯塔法·多安的土耳其后裔后卫才第一次代表德国出场。然而追随他的脚步的人却很少。巴斯图尔克,这个在2002年世界杯上代表土耳其获得铜牌的球员,比厄齐尔年长10岁。虽然他出生在盖尔森基兴东边7英里的地方,但从来不觉得自己可以作出所谓的选择。“倒退10年或15年。”巴斯图尔克说,“一个拥有异国背景的球员为德国而战几乎是不可想象的。现在一切都变了,变得更多元化,这必须改变,因为很多第三代的人感觉自己更像德国人。”

厄齐尔当然也是其中之一,他的父亲穆斯塔法拿到了德国公民的身份,他的儿子也跟从了他的足迹。他决定只拿一本德国护照——只为德国而战。回到2007年,就是厄齐尔在U19欧锦赛上第一次为德国出战前不久,穆斯塔法告诉媒体,“我的思维方式和我这代人不一样,所以很多人都叫我‘叛徒’。但我们想促进两个民族间的融合,如果梅苏特在比赛中穿着德国队服,这就传递出一个信号。我们带了个头,让其他人也敢于这么做。”三年后,德国在一场欧锦赛的预选赛中和土耳其相遇了。这场比赛在柏林举行,大约5万名土耳其人来到球场为自己的球队助威,他们中的大多数住在德国。厄齐尔每一次触球,都遭到他们无情的嘘声。这并不像球员们通常都会碰到的来自敌对阵营的敌意,这种伤害要深得多。但厄齐尔没有退却,开场第12分钟,他发现土耳其阵中的两名中卫之间出现了空当,便立刻示意队友拉姆插上和自己配合。他得到了传球,突入禁区,冷静地将球从对方门将两腿之间射入球网。他没有大肆庆祝,但却难以压抑脸上的笑容,并冲拉姆眨了眨眼。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渐渐不再对厄齐尔选择为德国效力而大惊小怪。他的父亲说得对,必须有人开头。后来,当多特蒙德球员京多安被召入德国队的时候,没有人再为此大做文章。

盖尔森基兴男孩 也有做梦的权利

作为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人,厄齐尔其实已经经历了不少狂风骤雨。在关于公民身份的争论前,他已经因为离开沙尔克而受到了严重的质疑。他说,“我不想讨论已经过去的事。”但是在记者的一再要求下,他说道,“对我来说,我这一路的轨迹都很完美。我从沙尔克去了不来梅,成为了国家队的一员。从不来梅,我又去了皇马。我没什么可抱怨的。我为自己的这些选择而自豪,在我的职业生涯里,我每件事情都做得很对。”

但他难道不想像每一个盖尔森基兴的男孩梦想的那样,在沙尔克从一而终吗?“这不是能由我决定的。”他说。2007年底,沙尔克为他提供了一份延长合同。他原来的合同到2009年到期,新合同将到2011年到期,而且薪水的涨幅也很可观。当时,双方已经达成了口头协议。对于那时只有19岁的他而言,厄齐尔已经在联赛中出场30次,不过大多数情况下是以替补的身份。而且当时的主帅斯洛姆卡在同样的位置上更偏爱来自克罗地亚的拉齐蒂克。他的团队应该也考虑到了这一点,因此他那时的经纪人后来通知俱乐部,他们决定放弃这份合同。

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现在没有人愿意还原真相。但无论如何,厄齐尔的职业道路因此发生了转折。沙尔克俱乐部的很多官员对他的变心而反感,教练认为他被自己的父亲和经纪人遥控了,球队的技术总监穆勒则公开宣布,厄齐尔将“永远别想再为沙尔克效力”。最糟糕的是,有人向媒体透露了这份合同的细节,引起了外界的轩然大波。一些媒体猜测,厄齐尔拒绝续约只是因为他收到了一份更诱人的合同。“直到今天,人们还认为我们之所以失去了这么有天赋的球员全赖我。”穆勒说,“但这不仅仅是我的决定,我把这件事向董事会反映了,主席说,‘我们不能允许有人这样践踏我们。’”一时间,厄齐尔被贴上了“贪得无厌”的标签,他在德国的名声彻底臭了。而这个时候,一个教练改变了他的人生。

“当时,不来梅是德国最好的球队之一,他们的技术足球享誉全国。”厄齐尔回忆说,“人们还知道,这支球队有一个叫做沙夫的教练,他帮助球员们成长。很多球员来到不来梅的时候籍籍无名,但突然间便成为了德甲[微博]的明星。这就是我加盟这个俱乐部的原因,感谢上帝我这么做了。”沙夫显然对于传闻毫不介意,2008年初,他用500万欧元买下了厄齐尔,这在当时是一笔巨大的花销,尤其这名球员甚至还不是主力。

在不来梅,厄齐尔绽放了。当时球队的明星是巴西人迭戈,在钻石阵型中,他的位置在前锋的身后。但因为不来梅总是为他人作嫁衣,沙夫早早就为迭戈找好了替补,那就是厄齐尔,他给了年轻人尽可能多的机会。而当迭戈在2009年被卖去尤文图斯[微博]的时候,厄齐尔已经准备好了。